在電視上出現了一個「分秒必爭」的節目,雖然是鐘錶公司為了業務的宣傳,但是當此工業社會,時間寶貴的今日,人們為了生活之需,對時間的觀念,正是古人所說:「一寸光陰一寸金,寸金難買寸光陰。」每天所看到的,農夫、工人、商人、學生,乃至社會上百業千行的人們,男女老幼,都是忙忙碌碌,所為何事?曰:無不是為了生存。當一個人生命將結束時,能在這世間延長一分一秒,都是值得歡喜慶幸的事。在這世界上,有人因分秒之差,造成了無可補救的遺憾,也有人因分秒之差,得到了終身的幸福,以愛惜時光的觀念來說,時間的寶貴,真是分秒必珍。

人類由計時器進而發明了鐘錶之後,人們所知道最短的時間,以時為單位來計算,六十分為一小時,十五分為一刻;世人形容時間的寶貴,又常說:「一刻值千金」,其實何止十五分鐘價值千金,時來運轉,吉星高照時,分秒也可值千金;六十秒為一分,這一秒的時間,大概算是世人公認最短的時間了。在世人未確定「分、秒」以前,常以「一刻兒」、「一眨眼」、「一霎時」、「一瞬間」、「轉瞬間」、「呼吸間」、「一彈指」、「一念頃」等,這些字眼來形容時間的短暫,這還不能表達真正短暫的時間。

在佛經裡,記載最短的時間,常用「一剎那」這三個字來表示。「剎那」是印度語,探玄記曰:「於一彈指頃有六十剎那」,「剎那」當算是極其微少的光陰了。三藏法數曰:「一念中有九十剎那,一剎那中有九百生滅」,在這廣大宇宙之間的萬事萬物 — 萬法,都是剎那生,剎那滅的,在遷流不息的時間中,不停的溜過,一剎那間就具備有過去、現在、未來這「三世」,現在的一剎那是現在,前一剎那是過去,後一剎那是未來,剎那剎那,相續輪轉,萬物萬相,生住異滅,剎那無常。仁王經上亦說:「一剎那經九百生滅」,這麼說來,一生滅,就等於九百分之一剎那。俱舍論曰:「何等名為一剎那量?眾緣和合,法得自體頃,或有動法,行度亦極微,對法,諸師說,如壯士一疾彈指頃,六十五剎那,如是名為一剎那量。」以現在具體現實的說法,比如我們以世界上最細最薄最柔軟質料的紙一千張,放在切紙機下,以電力快速操縱,利刀一下,千紙齊分,這每一張薄紙切分的時間為一剎那,這樣,我們對「剎那」才有個具體而顯明的印象,如此說來,「剎那」應當算是這世間最短最微少的時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