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次,佛陀對比丘們說:「比丘們啊!千萬別說沒有鬼神,因為鬼神實在太多了,到處都有,一切人民所居住的房屋舍宅,皆有鬼神,一切街巷以及四面八方的通衢大道,皆有鬼神,殺豬宰羊的屠家,以及那賣菜賣貨物的市場,乃至埋死人的墓地丘塚之間,皆有鬼神,可以說沒有一處是空無鬼神的,到處都有鬼神的存在。其鬼神之名,乃隨其所依托,即以為名,依人以人名,依村以村名,依城以城名,依土以土名,依山以山名,依河川以河川名,依草木樹石,亦以草木樹石為名,任何一處,都有鬼神依止;一切男女,初生之時,即有鬼神隨其擁護,一旦到了臨死的時候,那些守護的鬼神,攝吸人的精氣,人就死去了。」

佛陀繼續說:「假若有那些崇尚迷信的邪魔外道問你們說:諸賢!若一切男女初生就有鬼神隨逐守護,但將死時,那守護的鬼神攝取其精氣,人即死了的話,如今世人何以有被鬼神糾纏觸嬈,痛苦萬分而不即死的,是何道理?是否應該祭拜鬼神?你們就應當答覆說:世人有為非作惡的,迷信、邪見、顛倒、妄想,多造殺生、偷盜、邪淫、妄言、綺語、兩舌、惡口、貪妒、瞋恚、愚痴等十種惡業的,擁護的善鬼正神,早已遠離,若百若千的惡人,也沒有一個善鬼正神擁護,比如一群牛羊,數百千隻,亦不過極少數的人守牧,反之,世人為非作惡者,感得邪神惡鬼,日夜追逐,如好飲酒的有酒鬼,喜賭愛嫖的,有色鬼賭鬼,惡鬼邪神,種類繁多,無所不有,皆因世人之業力,所感擾亂糾纏,觸嬈痛苦,臨終亦不得好死,如用祭拜之法,那惡鬼邪神,越引越多,無有安寧之日,難以應付,且終無好報。假若世人多行十善,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、不妄言、不綺語、不兩舌、不惡口、不貪妒、不瞋恚、不愚痴;行正道,身、語、意業,全善無惡的人,擁護的善鬼正神,自然親近增多,如國王及大臣宰輔,達官貴人,甚至有百千萬人護衛。行善之人,因善的業力招感所致,善鬼正神,不請自護。作惡之人,鬼神自離,請亦無用,是以祭拜鬼神,徒然浪費財物,趨於迷信,毫無是處。」

因人類是三善道的眾生之一,生在陽世;鬼神是三惡道眾生之一,處於陰冥,自身痛苦不堪,親近世人,乃希望世人行善所感之光明普照,利益幽冥下界,早有超脫之日。殊不知世人多愚,殺生祭祀,執迷顛倒,光明減少,黑暗增多,故世間苦難,越來越多,皆因世人,惡業所招感,而行殺生祭拜,不合天地禮法,造成了苦海無邊,完全違背佛理。

佛教的宗旨,是教世人轉迷入悟,人類當站在人道的立場,正覺不迷,遵佛教,學菩薩,自覺覺人,意思善,口說善,身行善,遠離諸惡,惡鬼邪神,自然遠離,善鬼正神,不請自護。凡行一切善業的人,不但鬼神擁護,人人歡喜,又感諸天保佑,得諸佛菩薩的歡喜讚歎,將來命終捨報,遠離惡道,得生天上,縱不生天,如果仍在人間,亦招感福樂自在之果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