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釋迦牟尼佛,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的時候,曾有一位名叫鬱闍迦的青年,來參拜佛陀,稽首頂禮,合掌問訊,退坐旁邊,很恭敬的請問道:「慈悲偉大的ˉ世尊啊!世界上廣大信佛的群眾,在家的俗人,當行那些事情,才能在現實的生活中,得到安樂呢?今聽您老的開示吧!」

接著是佛陀和祥的語音,充滿了對世人生活方面的關懷,他說道:「虔誠的善男子啊!你這個問題,問得正是時候,凡是信仰佛教的在家大眾及一切世人,有四法可以得到現實的安穩和快樂,那四法呢?

第一、方便具足。

第二、守護具足。

第三、善知識具足。

第四、正命具足。」

佛陀繼續解釋說:「何謂方便具足呢?

善男子!無論在任何一個時代潮流裡,要將千萬種乃至非算術所能計算的,工業及工藝與藝術,凡人類之所需,發明精巧,發展到至善至美,而微妙不可思議的地步;自營或共營百千萬類的實業和企業……,發展農業技術,增加生產,勵行商業道德;或做國王,治理政事;或為學者,從事研究改良,創造發明;在社會上的每一個在家人,不可心存依賴、消極、貪逸、怠惰、迷信,要勤勞精進本身修學或實行的一切正當善業,此乃方便具足。

其次,何謂守護具足呢?

善男子!凡是因經營一切正方便所應得的合法利益、金錢財物或米穀等,除正當必需的支用以外,當妥為收存,安全守護,不可使盜賊壞人覬覦劫奪或偷竊,不致被水火及諸災難所損害,不致使惡人欺騙詐取,也不可自己隨便浪費,此乃守護具足。

再其次,何謂善知識具足呢?

善男子!不交懶惰、嫖賭、酗酒、奢侈、放逸、虛妄、兇險、邪惡及不務正業的朋友;要親近孝順、忠義、友愛、善良、寬厚、知恥、禮讓、廉潔、勤勞、仁慈、正氣、律己、精進及有正業的人,因此而得賢善之士,指導鼓勵和慰勉;未生的憂苦,能使其不生,已生的憂苦,能使其消除,能令生一切的喜樂,不失已得的喜樂;能指導迷懞,令生覺悟,增長萬善,此乃善知識具足。

又何謂正命具足呢?

善男子!凡世人所有金錢、財物及產業,都是維持自己及一家男女老幼衣食住行樂育之所需,皆應清淨身口意,遠離各種邪業,而由正業收入,以養活其生命,不做虧心妄取之事,不大秤小斗,應平斗直尺,不以詐騙之術,愚人取利,不以種種邪命迷信生活,自然衣食無缺,生活安定,災禍遠離,家門清吉,大小平安,身體健壯,精神愉快,寢食安寧。如有剩餘,次當利人,推己及人,廣行布施,不把金錢財產,全遺子孫,不使子孫養成依賴遺產,僥倖苟安而不求上進的習性;應將正命生活及利濟世人之美德,流傳子孫,可免世上諸多妒難。而前世廣行布施的人,今世必然生活豐足,富貴無缺,亦絕無邪命生活之事,此乃正命具足。

善男子!世界人類及在家信佛大眾,能夠四法具足,可以避免自苦他苦及世間萬苦,如此即能獲得從現實生活中得到無比的安樂。」

鬱闍迦聽了佛陀這些開示,歡喜微笑,稱讚不已,並發願將依教奉行,還要努力宣揚佛陀教導世人現世即得安樂的福音,因此,鬱闍迦也是一個人乘佛教的推行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