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舍利子」,實在是一種非常奇妙靈異的東西,雖然是物質的,也可說非物質的;但是,卻只有諸佛菩薩、高僧大德比丘才有,佛門弟子修持功深的,不論男女也有,通常都把修行人死了火化之後,從骨灰中撿出許多五色晶瑩,形狀如豆如珠的叫做舍利子。它,高熱不能鎔,高濕不能化,高壓不能損,經劫不壞。奇怪的是:不能說凡是佛教徒都有,如果沒有修持的,也和一般不信佛教的人一樣沒有,世界上的宗教很多,為什麼其他宗教的教主、傳教士與信徒都沒有;修道的人,不限於佛教,那些外道及旁門左道就沒有,卻僅限於真正修持佛法的人纔有,而且,從舍利的多寡,還可以衡量修持的程度,功夫深的舍利多,功夫淺的舍利少,如係多生累劫所修成的,舍利之多,色澤之美,以及靈異之事,更是不可思議。

按佛典記載,釋迦牟尼佛涅槃的情形是:「爾時金棺從座而起,高七多羅樹,往返空中,化火光三昧,須臾灰生,得舍利子八斛四斗,如五色珠,光瑩堅固」,依照解釋,十斗為一斛計算,竟有八十四斗之多,當時八大國王及佛弟子,共分舍利,建塔供養,除大部分在人間外,還有部分在龍宮或天上。又佛陀的大弟子,阿難尊者,臨涅槃時,肉身騰空,出火自化,恆河兩岸,舍利如雨,從空而降。不但古時,就是民國時代的佛教領袖 — 太虛大師,圓寂,也得了舍利四百多粒,淨宗祖師 — 印光大師,示寂,亦得舍利數百粒,還有其他不知多少高僧大德也都有舍利;尤其是公元一九五七年在台北圓寂的章嘉活佛,舍利子總數達七八千粒之多,還有最尊貴的金剛寶和六字輪,舍利子大者如豆,小者如蔬菜的種子,其顏色五彩燦爛,但以白色為最殊勝,其他,佛教的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四眾弟子中,遺身有舍利的,或多或少,時有所聞,不勝枚舉。

其實,不一定圓寂經火化後才有舍利子,如佛陀的大弟子之一的迦葉尊者,他金剛不壞的肉身舍利,入定隱身於靈鷲山中,等待將來彌勒佛下生時,才現身法會,影響大眾得利,然後方取入滅。安徽九華山的地藏菩薩;唐朝曹溪的六祖慧能大師;明朝的憨山大師;中國佛教歷史上還有一位無盡藏比丘尼等等,他們的肉身舍利,仍然留在人間,給人瞻禮供養,慧能和憨山兩位大師的肉身,現仍供養在廣東韶關的南華寺內;還有一位華僧在泰國,中年圓寂,其肉身不壞,今尚存泰國呈娘地方,為泰人特為建寺供養,據說頭髮比死時還長了五分;在台灣汐止彌勒內院的慈航菩薩肉身不壞舍利,更是哄動中外的大新聞,為海內外人士所敬仰;在南海普陀山古佛洞,亦有圓寂多年的老和尚肉身不壞。關於肉身舍利,中國各大名山,亦皆有之。凡依佛法真正修持的人,不但骨骼與精髓,乃至毛髮指甲、血肉及牙齒,全身皆可成為舍利,如玄奘大師的頭頂骨,有光有色;鳩摩羅什法師的舌根,經火不焚,這些都是舍利瑰寶。

舍利還可因感應所得,在我國東吳孫權的時代,有大臣名孫皓,因聞梵僧康僧鎧法師演說供養舍利的功德,想得舍利供養,懇請法師教令結壇虔誠祈求,經四十九天,子夜忽聞空瓶之中,錚然有聲,竟發現功德舍利,吳王令大力士,試將舍利放在鐵砧上,以鐵錘擊之,砧錘皆陷,舍利卻無損。宋朝王日休居士,鐫龍舒淨土文,在木板中刻出一顆舍利。又宋時常熟有婦人陶氏,持誦阿彌陀經,經中忽然迸出許多舍利,所積有合餘。西晉時代,有僧名慧達,在鄮縣地方,禮拜虔求佛陀舍利,一時舍利與塔,從地湧出,現在寧波阿育王寺供養著的,據說就是慧達禮拜出土的那顆舍利。在近代有一位朱子橋將軍,他曾在西安的興教寺玄奘大師塔院虔誠禮拜,塔上忽然跌下一塊磚頭,拾起一看,原來有兩顆舍利附在上面,因此發起重修塔院。在香港的竺摩法師說,他去印度朝覲佛教聖地的時候,在佛成道處的菩提伽耶,遇著一個老修行,名廣清師,他在伽耶大塔禮拜佛的舍利,已有三年,曾親見有舍利自塔落下,還送給他及另一位居士各二顆,顏色鮮明,圓潤可愛。民國黨國元老居正覺生居士,曾供奉班禪活佛的舍利兩粒,後自動變為七粒,居老先生逝世時,夫人取舍利兩粒,置入居氏口中,大殯完畢,發現家中所供舍利,仍為七粒,後贈送李子寬老居士在台北善導寺供養,竟又發現舍利增為十粒。西藏密宗黃教教主宗喀巴大師,晚年掉了一隻牙齒,門人弟子把它當作舍利收藏禮拜供養,後來竟在牙根長出許多舍利子來,給大眾分開供養,分了再長,長了又分。據說又有一位活佛,早年在大陸,尚未圓寂時,常有弟子向他禮拜求請舍利,可隨時從鼻孔中捏下兩顆舍利子來交與帶回供養。相傳曾有緬甸商人達普陀和波利迦兄弟,用寶盒裝回佛陀的頭髮八根(即佛身舍利),在歸途兩次被人強劫,共失去四根,回到緬甸,得楞王烏伽羅巴迎供建塔,把寶盒打開一看,仍是八根如故。晚近信徒供養舍利,亦時有增生舍利的事實;又因凡舉行佛事,虔誠感格,又常有燈花中結成之舍利。

筆者在台灣各處,曾參觀禮拜過佛菩薩及聖僧大德和老修行們的舍利;在嘉義曾見過李濟華老居士因他虔誠禮佛念佛所結的燈花舍利,當時很歡喜,並預祝他將來往生時定有舍利,果然,不幾年李老在台北,預知時至,無疾坐脫而終,火化後得大小舍利子數粒,並有舍利樹與舍利花。又曾參觀高雄壽山寺啟建的燃燈法會,見正收燈花舍利甚多。十多年前曾在嘉義參觀過某法師剛從印度請回供養的佛陀舍利,形狀如小花生米,筆者看見的顏色是白色,據說看到白色很好,有人看到金黃或淡黃,有人見為天藍或綠色,有人見是紅色或紫色,有人見如珍珠,有人看似玉石,或珊瑚琥珀瑪瑙等色,或因業重,看見是灰色或黑色,或因一時至誠所感,或胡跪合掌懺悔業障,發願行善,而隨即使所見色澤變好,觀者深覺奇怪萬分;如我國近代有位法學家羅家傑先生,篤信佛教,曾到寧波阿育王寺,禮拜佛陀舍利,初見是黑色,自知業障深重,鬱鬱寡歡,乃在寺中留住七日七夜,至誠禮懺,至第七日再看舍利,已轉為白色,才歡喜而去。故舍利子在佛教信徒的心目中,早已充滿著鼓舞人類的精神意志純潔向上,引發人心去惡向善勵行道德,追求真理的一種非筆墨言語所能形容的巨大力量。

蓋因舍利是由於行者生前的功德,以及慈悲喜捨智慧利人利世的至高德業所薰修而成,甚難希有,所以說舍利是非物質,乃是超物質的。金光明經上說:「舍利是戒定慧功德所薰修,甚難可得,最上福田。」又曰:「是舍利者,即是無量六波羅蜜所得所重。」般若經也說:「佛身及設利羅(即舍利),皆由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功德所薰修故,乃為一切世間天人,供養恭敬,尊重讚歎。」所以世人如發心供養佛菩薩的舍利,所獲種種福報,實難思量也。

由各方面的事實證明,舍利尚不僅是毛髮血肉及骨骼精髓所成,其顏色亦不僅白黑赤三種,如以華語譯音為「身骨」或「靈骨」、「遺骨」的話,亦不盡能包涵舍利本身所具備應有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