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國民間,因寺廟普遍,各處的寺廟裡,又多懸掛著「普度眾生」之類的匾額,因此「眾生」這個名詞,在一般人來說,沒有陌生的感覺,但眾生是什麼意思?沒有真正深入佛教的人,還是不甚了解。佛經裡又常有「一切眾生」這句話,一切,當然是指眾生之多,無法確定其數目,眾生多到實非算術所能算,亦非譬喻所能知,雖然眾生之多,無量無邊,但佛陀以「三界」「六道」「四生」這六個字,也就包涵無餘了。

三界是:「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」;六道是:「天、人、阿修羅、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」,這六道又名為「六趣」。「天」是指天上,天上的天,「欲界」有六天(並包括三十三天),「色界」有「四禪」計十八天,「無色界」有四天;這些天上的各種天人,是天道眾生。在欲界眾生世界裡,有我們現在所居住的地球世界,經云「南贍部洲」,還有他方世界的「東勝神洲」、「西牛貨洲」、「北瞿盧洲」,以及許多星球,都是有人及其他眾生居住的。天、人、阿修羅,是三善道的眾生,還有一切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是三惡道的眾生,這六道眾生之產生,乃分為「胎生、卵生、濕生、化生」等四種生法。

胎生的,如人與畜生之類;卵生的,如雞鵝鳥蟲魚蛇之類;濕生的,如一般蟲類;化生的,是無所依託,唯依業力而幻起的,如諸天眾、修羅、鬼類、地獄等諸眾生,我們人類眾生,也有化生,只是在地球初成時的初人如此,以後逐漸進而為胎生了。人亦有卵生,經上說:「人之卵生由世羅與鄔波世羅乃鶴卵而生,如鹿母所生三十二子,與般遮羅王之五百子」,都是卵生之例。人亦有濕生的,經云:「人之濕生,如曇馱多、遮盧、鄔波遮盧、鴿鬘、菴羅衛等是也」,在「劫初,人、畜之胎、卵、濕、化皆得出現」,「其化生如龍與揭路荼鳥」。鬼除化生之外,也有過胎生,經云:「胎生者言餓鬼母日夜食所生之五子。」

在這四生萬類,包羅萬象的眾生,因其業力之牽引,六道輪迴中,此死生彼,彼死此生,有時天上,有時人間,有時地獄,有時餓鬼,有時畜生,在這過去、現在、未來;過去、現在、未來……遷流不息的時間中,三世輪迴受報,眾生雖有生死之相,然而輪轉受生,都是因為那一股潛伏的無形業力在那裡支配,所以說:「人死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。」這種業力,就是眾生平時一切行為的造作所薰習在八識田中的善惡種子,當輪迴的時候,那一趣的種子現形,因緣遇會,就生那一道,如係惡業重於善業,就墮三惡道;善業重於惡業,就生三善道,這是略舉,細說,則因其千變萬化之業力,受生亦千變萬化,覺者看來,可怕極了,佛知眾生受苦的根源,輪迴如環,無始無終,無有出期,故教勸世人,除惡向善,俾生善道中,最樂莫過於生天,然而天福享盡了,還是要輪轉受生,或者再墮人間,乃至畜生,復或地獄;因之生天亦非究竟,蓋天道亦在三界火宅之內,故勉世人,信仰佛教,修行佛道,先把自己八識田中之習染眾生種子完全度盡,得證菩提之後,超越「三界火宅」、「六道輪迴」、「三世」、「四生」,轉業力,隨願力,而入清淨極樂之諸佛國土。

凡十方三世,諸佛菩薩的慈悲願力,其目的,即在拯救眾生,度眾生永離憂悲熱惱的生死苦海,而達到彼岸,地藏菩薩之大願,更令人敬佩,他發願說: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」,「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;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。」因佛教之慈悲,不是狹小的,而是主張「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」,視三界六道四生的眾生,如自身骨肉,痛癢相關,時時刻刻,在在處處,神通變現,無剎不現身,其目的,即在普度一切眾生。

附表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