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業」,是造作的意思,凡是人們的行為,善性的必感樂的果,惡性的必感苦的果,這種善性與惡性,叫做苦樂的「業因」。有了這種業因,一旦遇到了種種能造作的機會,叫做「業緣」。由此業緣所產生苦樂的結果,就是善惡的「業果」。

我們人類,無論男女老幼,日常生活中所造的業,有身、語、意三種,謂之「三業」。因身體四肢之取捨屈伸等動作,所表現出來的,為「身業」;從嘴裡舌頭之聲音美惡,所表現出來的,為「語業」;從心理上所產生好壞善惡等的念頭,為「意業」,所以,這個意業,也就是身業和語業的原動力。

這個「意」,又包含有「思」的意義,因此「意思」二字,常常連起來使用;思有三種思:

第一是「審慮思」:將發身業或語業之先,先有一番審慮:究竟這事,做得、做不得;到底這話,該說、不該說,這種思考,叫做審慮思。

第二是「決定思」:就是決定這事,做、還是不做;決定這話,說、還是不說。

第三是「動發勝思」:當要動作之先,要想到:做善的才對,做惡的不對;當說話之先,要想到:說好的才對,說不好的是不對,如此思量,叫動發勝思。

無論說話與做事,古人說:「當三思而行」,所謂三思者,就是以上所說的這三種思是也。

我們說話與做事,既應三思,那麼三思以後,就應取勝者而為之,有害者而捨之;勝的意思,就是有利的一面,做善的,說善的。因善的言語行動,結果必定能夠招感樂果的,叫「福業」;因惡的言行,結果必然會招感苦果的,叫「非福業」,如是修行的人,因禪定功深,而使業轉勝,受生天界,決定不變,謂之「不動業」。

如果我們所做的事,所說的話,順於人情道理的,謂之「善業」;逆於道理,不合人情的,謂之「惡業」。又有一種,不為善,不為惡,言行合乎中庸之道,而不能受苦果或受樂果的,謂之「無記業」。

總而言之,凡身、語、意之三業不淨,所為不善,必感個人與家庭或社會世間的苦報,造成五濁惡世,人間苦海,進而死墮畜生、鬼類、地獄,乃至無間地獄,受三塗惡道之苦報。如果我們大家都來信佛學佛,修行念佛,修去不善,而行諸善;心常憶念諸佛,意業清淨,口中常唸諸佛,語業清淨,手中常持數佛珠,並行利人之行,身業清淨,如是三業清淨,消除宿業時,佛光顯現,若人人皆能如此,則可轉娑婆為極樂,化汙土為人間之淨土也。

附解表三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