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者阿難,曾問佛陀:「世尊!人不自手殺,教他殺者,為無罪耶?」這個問題,正如現在許多人心裡所想:如果自己親手殺生有罪,認為教別人去殺,自己就沒有罪了?比如:有位持齋的老太太,自己不殺不吃算是修行,但始終牽掛著子孫,不吃怎麼行呢?看看自己辛苦飼養的雞鴨,肥大可愛,明後天就是大拜拜的節日,叫兒子拿幾隻去賣掉,得來的錢,打酒購肉,稱魚買香,其餘幾隻,叫媳婦把牠殺來拜拜,或天公媽祖、城隍土地,一切神明、佛祖仙公,保庇一家平安,吉祥滿願,拜完大宴親友,看起來真是一位慈祥的阿媽,子孫滿堂,竟皆歡喜。

但佛陀的答覆是:「阿難!教人殺生,罪重於親手殺也!何以故?譬如有人,唆使他人,殺人作惡,因彼愚昧,不知禍福,若為縣官捉理,逼供說實,雖獲其罪,因非己意,其罪為輕;教人殺者,知而故犯,陰懷愚惡,無有慈心,罪當為重,教殺牲畜,其罪亦爾。殺與所殺,怨對相報,世世受殃,無有斷絕,現世不安,時逢災凶,死入地獄,出離人形,當墮畜中,為人屠殺,三塗八難,經億萬劫,以肉供人,未有竟時,令身困苦,噉草飲泉。世之畜獸,皆因前世,為人身時,暴逆無道,陰害傷生,世世結怨,互相報償;人獸牲畜,水族空行,神同形異,相互殘害,罪深如是。」教人殺生,果報昭彰,豈不畏懼!

佛陀以縣官為喻,今用現行國家法律的觀點再來說明:假如一個殺人的兇手,與被殺者素不相識,毫無怨結,其殺人動機,或因意氣用事,或因受人金錢雇使,案發拘提到案,當檢察官偵辦時,首先審究犯罪之動機及其目的,一旦從口供或查證中發現有被人教唆之事實,必將該教唆犯逮捕歸案,一併押候偵查,提起公訴,移送刑庭審理;如審判法官,認犯罪之事證明確,固然兇手當受殺人之罪,判處應得之刑,然而這位教唆殺人犯,按刑法第二十九條教唆他人犯罪者,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,以教唆殺人,當然依殺人罪判處;如被教唆者是未成年人,或精神有其病態而情況可以憫恕者,依刑法第五十九條可酌量減輕其刑;然教唆者,乃有預謀殺人之動機,因知法律之利害關係,而諉過於人,其惡性重大,無可原恕,應加重其刑;如被教唆人雖未至犯罪,教唆犯仍以未遂犯論,但以所教唆之罪有處罰未遂犯之規定者為限,不可認為教人殺生,自己就得逍遙法外。國法如此嚴厲,何況因果自然之律更嚴,依佛法此屬意罪,乃造成三惡道之正因,期教唆犯罪者猛省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