釋迦牟尼佛,有一天對弟子們說:「世間愚痴凡夫,生苦受,樂受,不苦不樂受;聖弟子亦生苦受,樂受,不苦不樂受。弟子們啊!你們想一想,凡夫與聖人,有何差別?」弟子們都說:「世尊!這是法的根本,法的眼目,法所依處,望分別解說,我們聞之,當依教奉行。」

佛說:「一般凡夫,身所接觸,所感受的,無不是苦,事事處處,覺得沒有自在,憂愁煩惱,怨天尤人,啼哭呼號,幾乎要命,痛苦不堪,悲慘萬狀,心生狂亂;這時凡夫,覺得有兩種感受:一是身體痛苦的感受;一是心情痛苦的感受。雙重的苦痛逼迫身心,好像被兩箭射中一般,痛苦萬分,恐怖萬狀。這是什麼因由呢?乃是凡夫不知道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五欲,及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五欲為害之毒苦,反而以苦作樂;因此樂受生起了常想多貪接觸的心情,誤以五欲為真樂,有此貪欲,即為貪欲所支配,身心被貪欲所使,而生苦受;觸苦之故,則生瞋恚,因為瞋恚,就被瞋恚心所支配,於是感覺身心都受苦痛,痛苦受得多了,變成麻木,再有多少的五欲六塵之事纏身,或五欲六塵之事離身,是患非患,是禍是福,連自己也弄不清楚,更是由不明白而更加糊塗,故成了不苦不樂受。這時愚痴現前,又為愚痴所支配,因愚痴而輪迴,不樂為樂,樂受所繫所縛,所以終身不離苦受所繫,終身不離不苦不樂所繫縛。如此一來,始終就被貪、瞋、痴三毒所繫,為生老病死,憂悲惱苦所繫。這就是凡夫之所以為凡夫者,對於苦受、樂受、不苦不樂受,不知求解脫也。」

佛又說:「聽聞佛法,研學佛理,修行佛道的聖弟子們則不然,因為度盡了自己的內眾生,不起一個妄念,不生任何妄想,縱然遇到了外緣外境,一切苦受樂受,大苦逼迫,乃至要命的事到來,也不生起憂悲怨恨,啼哭呼號,心不狂亂,不生顛倒,雖覺有苦受,只是身受,不生心受,只是一箭之痛,不是二箭之痛,對一切樂的境界,不貪欲樂;不染欲樂之故,不被貪欲所使;對一切苦的境界,不生瞋恚,不生瞋恚之故,不為瞋恚所使,一切的苦樂五欲六塵的事物現前,明朗覺知,無過無患,不為苦受樂受及不苦不樂受等愚痴無明所支配,光明覺照,不做愚痴黑暗的事情,常保持身、口、意三業清淨,對苦受繫縛解脫,樂受繫縛解脫,不苦不樂受繫縛解脫,貪瞋痴繫縛得解脫,生老病死憂悲苦惱均得解脫,報盡身死命終,不墮六道輪迴,永處涅槃之樂。」

佛弟子們聞之,恍然大悟,各得受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