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重地方,有個名叫李三七的人,是製造干漆的技師,他的心性寬和明達,是一位「坦蕩蕩」的君子,常以「看破,放下,自在」為他處世的要訣。一生樂觀,不與任何人計較短長,與世無爭,處處以「退一步為安穩」,事事以「讓一分得自在」,時時以「不迷惑見光明」。但知勤慎工作,精研干漆技術,保持優良產品,貢獻社會,有錢隨喜布施,遇到有困難的人,就說安慰的話,的確是一個不吃素的修行人。

有一次在他工寮,問筆者說:「師父!你看我這裡是天堂?還是地獄?」我說:「這是人間。」他說:「難道人間就沒有天堂地獄嗎?」我看他說話有些道理,就和他攀談起來,知道他待人忠厚,言行謹慎,勤勉樸實,安靜和樂,也懂得許多做人處世的哲理,能講些歷史的掌故,年少時也曾讀過日本中學,在閒談中,並講了一個故事給我聽,他說:

「從前,在日本民間,流傳著一個令人樂道的故事:日本軍閥,從來就是不講道理的,有一次,一個大將到寺院裡去玩,遇見一位小沙彌 — 沙彌乃是出家還未受過大戒的小師,日本人叫小和尚。大將看他小小年紀,倒也長得眉清目秀,令人可愛,心想逗他玩玩,乃問道:『小和尚,我問你一個問題,你知道什麼是天堂地獄嗎?』沙彌不慌不忙的,打量了這位問話的人,就回答說:『看你是一位大將軍,難道連天堂地獄都不明白嗎(?/!)還要來問我幹嘛?』說罷,對這位大將不理不睬,就儘管走了。將軍當時倒也沒有什麼表示,就因為隨從的人,大夥一笑,卻傷了他的自尊心,回來途中,悶悶不樂,無明火起,到了家裡,竟然雷霆大發,命令侍從,將這小師捉來,綁吊門外,企圖毆打。沙彌並未啼哭,卻很冷靜的說:『要打且慢,請你將軍出來,我有話對他說,說了再打吧!』兵卒請了大將出來,沙彌乃說:『將軍,你先前在寺裡問我的什麼叫天堂地獄,現在我非常痛苦,這就是地獄了。』大將聞之,甚覺小僧此言有理,乃令鬆綁放下,請進室內,並由夫人招呼洗浴,慇懃招待,茶水糖果,樣樣俱全,玩具賞物,一切都有,並以愛語安慰,沙彌玩得高興,又對將軍說:『將軍!我現在玩得很開心,非常快樂,這就是天堂了。』將軍與夫人聞之,深有所悟,從此以後,皈依佛教,改過向善。」這個故事就此流傳在日本民間了。

李三七並說:「我得到這個故事的啟示,受益很大,就此以後,知足常樂,安定生活,其他的一切,我就不管它三七二十一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