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每一個人,只要睜開眼睛,凡所看得見的物質,都謂之「色」,是廣義的色,一切物質,皆有它的形體狀相和「名」字,例如:星雲閃電,山河大地,森林樹木,林園花草,飛禽走獸,房屋居室,乃至室內所陳設的桌椅床凳,琴棋書畫,一切用具,衣服飲食,可以說無一件不是沒有名字的。好像「名」與「色」是分不開的。但是為什麼有名?名,是人為它起的,人又為什麼會給一切物質起名?其他的東西就不會給自己起名,因為人是「正報」,一切物質是「依報」,物當依於人,就因人為萬物之靈,所具備的特點,就是有「識」;因有色有識才有名。在佛經上常見「識緣名色」,「名色緣識」的句子,為一般人弄不清楚,到底是識緣名色?還是名色緣識呢?

有一次,佛陀的兩個學生,舍利弗和拘絺羅,當他們二人在一起討論問題的時候,有一段問答這樣說:

舍利弗問:「名」和「色」,是自己有的呢?還是由其他因緣而有呢?或是因自己和其他兩種因緣而有呢?或者不是因自己和其他兩種因緣而有呢?

拘絺羅答:「名」和「色」,不是自己有,非因他而有,也非因自他而有,更不是非非自他有,亦不是無因而有,因為名色是「緣識而生」。

舍利弗問:但不知,你所說的這個「識」,是自己有的呢?是因其他的因緣而有呢?還是因自己或者其他兩種關係而有?亦或不是自己或其他關係,乃是無因而有?

拘絺羅答:所說的「識」,非自己有,也非他而有,亦非自他而有,更不是非自非他,無因而有,這個「識」,乃是「緣名色而生」。

舍利弗問:你先說的,名色不是自己就有,亦非由他因而有,也非因自因他而有,更不是非自非他無因而有;這個名色是緣識而產生的,為什麼而今又說,識緣名色呢?這層道理如何講法?

拘絺羅答:我要說個譬喻給你聽,你是智者,聽了我的比喻,即可了解。

假如以一根蘆草,立在空地,是站不起來的;用兩根並立,仍會倒下,必須用三根叉立於地上,互相依靠才得豎立。三根既能豎立,若去掉一根,只有二根亦不能立,三根若去其二,單剩一根更不能立。必須三者相依,而得豎立,「識緣名色」,「名色緣識」也是同樣的原理。

在科學進入太空時代的今天,日新月異,科學家們,時刻都不停地在苦心研究,運用他們的頭腦在那裡思想,要如何創造和發明,這個能思想能識別的作用,就叫做「識」。以萬能雙手,一旦發明創造出了新的產品,如電視機……太空船……或一切物品,乃謂之「色」。發明創造的人,給它命個名字,這就是「名」,如此謂之「名色緣識」。但是,科學家們的這個「識」,又在何處呢?若先沒有他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(軀體和四肢)、意等六根的官能,就不會產生識,必須有了六根的名色,才會有識,所以說「識緣名色」。由這樣看來,佛說的真理,並不因年代久遠而退化,科學越進步,越顯得佛理萬古常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