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的凡夫眾生,人人都會感覺苦,每當那苦的種子,將從他自己的八識心田中生起時,不但不拔除它,反而愛顧它,執著它,護念它,誤苦為樂,發生了濃厚的興趣。就因對一切生了愛欲的種子,因愛就想取得,因取得就屬於佔有,因有就會生,因為這些苦的種子,生根發芽,滋長茁茂,壯大起來,就會有老、病、死和憂悲苦惱。一切事情,都因為這樣,則招感人生的大苦,聚集於一身,所以只有終生叫苦,而不自覺苦從何來,更不知如何離苦,所以凡人就叫眾生,乃是苦惱眾生。

比如那些無知的果農,沒有培植果樹的經驗,他事先不知這些「惡」種子,將會生長結出酸不可吃的葡萄,不惜花費寶貴的時間,和大量的金錢,辛辛苦苦的把種子種在果園裡,很歡喜的,看到發芽成長,幼苗軟弱,天天照顧,以免蟲害,以草蔽日,不會曬死,漸漸長大,壅以糞土,澆水施肥,冷暖調適,種種因緣,果苗長成,開花結實,果垂纍纍,色紫美麗,人見愛慕。殊不知結的是滿園不能吃的酸葡萄,人人見責,悔不當初,已經晚矣!到頭來,這個農夫,只有憂悲苦惱,徒嘆奈何。

如係一個頗有經驗的老農,他收成葡萄,一定會使他因此致富,歡喜快樂,而得一家豐衣足食,幸福無量。因為他會選擇「善」的種子,他同樣花費寶貴的時間和金錢,然而選購回來的,都是名貴的種子,經他種植在果園裡,發芽生長,苦心經營,壅土蔽日,灌溉施肥,除蟲拔草,修枝整條,結果所收穫的,全是甜美可口,世所希有的珍貴名果,人人讚歎。

這比喻愚痴的人,在不知不覺中,造了一切痛苦的事實,招感一切惡而不堪忍受的苦果。若有智慧的人,當先知先覺,對一切事情,知因料果;如將來會使人生起憂悲苦惱的,事先就以慧眼去明察,對一切事作無常觀,起生滅想,無貪無欲,作捨滅觀,不生顧念,不執著,不纏縛。凡事沒有貪愛,就不想取,不取就沒有,沒有那苦的種子,那裡會生出招感老、病、死,及憂悲苦惱的結果來呢!

猶如種葡萄,事先知道是酸果,就不把它種在果園裡,不是就省去許多麻煩苦惱嗎!假如已經種下去了,或是已經生長起來,不去照顧它,不去愛護它,不壅土施肥,不灌溉不整理,它自然不會長大,也結不出酸果來;若是枝條已經長大了,趕快把它砍伐,並連根也挖掉,把根和枝幹,截成段段,用火焚燒,化為灰燼,付諸流水。

這意思就是說,凡是我們的心念,有一切不善的種子,應速捨除,假如已經造業現形的,可速停止,並將一切正在進行中的惡業,毀棄消滅,以光明智慧的寶劍,斬除煩惱纏縛之絲,還要以佛法的妙理,行諸妙行,把八識心田中,恆河沙數的惡染種子,都要度盡,付諸流水,以免薰習,連根拔掉;如此才能解除眾生的苦繫,使心身得到清淨,假使世人的心身都能清淨,世界也就自然清淨太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