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二十億耳」,是一位比丘的名字,他在未出家時,乃是個聲樂很有造詣的青年,對於彈琴,更是專長。這位愛好真理,追求真理,有學者之風的年輕人,自從聽到佛陀講示微妙的佛法,並受佛陀莊嚴的法相所感動,竟在僧團中要求剃度,出了家,做一個「難捨能捨,難忍能忍,難行能行,難學能學」的大丈夫,就居住在耆闍崛山,勇猛精進,專修「四念處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支、八正道」等三十七道品菩提分法。

有一天,他靜坐思惟,覺得自己已是世尊的精勤弟子,聲聞眾中之一分子,直到如今,何以還未盡諸漏,不得究竟解脫,深感慚愧萬分,認為自己業障深重,修行不會成就;再一想,俗家乃是有名望的大族,家中財產富饒,庫藏寶物豐滿,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又有奴婢服侍,榮華富貴都拋棄了,來過這種冷靜寂寞缺衣少食的修行生活,越想越是無明滿心,晴天忽然愁雲密佈,烏雲遮蔽了光明的慧日,魔女的影像,出現在周圍,誘惑的聲音,由遠而近:「二十億耳呀!還是回家享受五欲之樂罷!」心湖裡,亂得可怕,「還俗!還俗!還俗罷!」他心中盪漾著此種念頭,久久不得消失,沒有片刻的寧靜。

在這時候,門外忽然傳進一種呼聲,似乎帶來了無比的力量,那沉重的聲音:「二十億耳比丘!佛陀請你快去啊!」二十億耳,停止了他的思潮,出了禪房,知是世尊令比丘來叫他,也就跟著來的比丘,一同直向王舍城迦蘭陀竹園,佛陀所住的精舍而去。向世尊頂禮問訊,方才坐定,世尊便問:「二十億耳啊!你因修行過於急切,覺得至今還未盡諸漏,而生煩惱,就想還俗了嗎?」

二十億耳一聽,便知偉大的佛陀,以他心智通,知道了自己心中的事情,乃把所想的,一五一十地向佛陀報告,並請求開示。

佛陀對他說:「我今問你,隨意回答。你曾作過琴師,彈琴時,若急其絃,能不能彈出微妙的和雅音來呢?」

答言:「世尊!若將絃轉得過緊,又彈得太急,是彈不出美妙的聲音來的。」

又問:「若緩其絃,會彈出微妙的和雅音來嗎?」

答言:「若將絃轉得過鬆,彈得又慢,仍彈不出美妙的聲音。」

再問:「若將琴絃調整不緩不急,然後所彈出的聲音如何?」

答曰:「如將絃調整到不鬆不緊,恰到好處,就可彈出微妙優美悅耳的琴聲。」

佛陀接著乃開示說:「修行也和彈琴一樣,精進過急,增其掉悔;若不精進,令人懈怠。是故,汝當平心修習,攝受諸根,不急不緩,莫執著,莫放逸,莫取相,不追悔,不展望,直心修持,不生退墮,即可成就漏盡解脫。」

二十億耳,聞示法要,歡喜信受,作禮而去。

從此以後,二十億耳依教奉行,常憶佛陀開示彈琴的比喻,作為修持準則,後來果至漏盡心解脫,得成就阿羅漢的果位。時常感覺解脫之樂,乃又到佛陀之處,稟報修持心得,佛陀聞之,心甚喜悅,並予嘉勉,眾梵行者,得聞所說,皆大歡喜。佛陀又將此事鼓勵大眾說:「修善心解脫者,應記著二十億耳所說的心得,凡是說法,以智記說,不自舉,亦不下他,正說其義;不可像那些犯有增上慢的人,不得其義,而自稱歎,得到了超人之法,此乃損減自己,宜切戒之。」

筆者寫到這裡,深覺感慨,在正法時期,聞佛開示,修法易於成就聖果;當茲末法,魔強法弱,容易受諸魔亂,擾其修學,不但修成菩薩及羅漢不易,連人身也難自保了,為了濟世救人,倡修「人乘」大道,確保人身,進而修學菩薩,望成佛道,實屬必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