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天,佛陀又提出這個問題來開示徒眾,對弟子們說:「什麼叫不律儀呢?我們先拿眼根來說吧!眼睛看見的是色,經起分別為眼識,因識才能區別青、黃、赤、白、黑等各種顏色,執著顏色的美醜,而生喜愛與不喜愛,就會引起一種苦的感受,心中有了苦的感受,就會三心兩意,修行不能做到一心不亂;不能做到一心不亂,就不得如實知見;而因不如實知見的緣故,就離不開疑惑,心中隨時有了疑惑不安,因不安所誤者,就時常住於心煩意亂的苦惱境界中,怪師怪友,怨天尤人。其次,是會聽聲音的耳識,會聞香臭的鼻識,會嚐味道的舌識,能感軟硬的身識,專會分別善惡美醜的意識,總說起來,六根不淨,都是同樣的會令人生起惱亂和苦痛,起一切眾生心,行一切眾生行,入眾生的世界,這叫不律儀。」

佛又繼續說:「什麼叫律儀呢?仍以眼根來說吧!眼睛所看見各式各樣的顏色,不去識別它,不管是美是醜,我們的心中,沒有絲毫的貪染愛著,不染著的緣故,就沒有一切的苦惱,離開了煩惱,時刻就只有輕安樂住於心,其心就會專一,只要隨時都能夠一心不亂,就會如實知見。如是知見,即不生任何疑惑,離開一切疑慮,就不為這些無明疑惑所誤害,時常都住於吉祥安穩自在快樂如意圓明的境界中。再次,耳根耳識,鼻根鼻識,舌根舌識,身根身識,意根意識,如果都如是修持,就會六根清淨,時刻正念現前,福報就會增加,可感諸惡遠離,善業及淨業得以成就,這叫做律儀。」弟子們聞之,人人歡喜,信受奉行。

今人修行,不是迷迷糊糊,就是好高騖遠,或者貪名好利,有知識的,動則奢談大法,高談即身成佛,縱或論著等身,其實認真說來,要做到「六根清淨」完全沒有一絲無明,都實在不容易啊!

啊!筆者這說,正是無明現前,造了口業,當即懺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