諦者,含有至理的意思,就是真實的諦理。四諦是「苦、集、滅、道」四種真理,此四種義理,凡愚不知,唯聖者所見,故名為「四聖諦」。

一、苦諦:痛苦是快樂的相反,身心遭受逼惱名為苦,苦有苦因、苦緣與苦果,凡因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根,所染之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等六塵,而起分別的六識,內外交會,生諸惡法,因緣相聚為苦緣,產生煩惱為苦果。如不知修行的人,深著苦因,不能暫捨,三界之內,六道輪迴,無有出期,終不能離苦。「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」是苦諦的四種行相,大乘義章曰:「苦海遷流,說為無常;苦非我所,故名為空;苦非我體,名為無我。」苦有內苦與外苦:身內身外一切傷害、疾病、饑渴、毒菌為身苦;凡因內心所感受的不善之法及憂愁、嫉妒等為心苦,均為內苦。因風、雨、寒、熱等一切災害為外苦。依身心所感之內苦、依人禍及物所傷害之外苦、依風雪雷雨及不可抗力的天災之苦,合稱為三苦。人之生、老、病、死為四苦。又加上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陰熾盛苦,謂之八苦,由此苦因苦緣輾轉增加,從苦生苦,謂之苦苦,以及壞苦、行苦。大論云:「無量眾生,有三種身苦 — 老病死;三種心苦 — 貪瞋痴;三種後世苦 — 地獄餓鬼畜生。」總而言之,這些苦,皆三界生死大患,何止八萬四千苦,諦審生死實是苦者,故名為苦諦。

二、集諦:集是招聚集起的意思,此乃我們人生多生累劫以來,所作所行,一切善惡業的行為,都留下了許許多多的種子,一齊聚集在八識心田裡,假若某一個時候的心,與八識中的某一種煩惱的結業種子相應時,又會產生新的業行,而再薰習種子,這些業行種子又牢固不破的繫縛在八識心中,不肯捨離,形成了一切煩惱苦痛的根源,這就是眾生生死的根本,這種業力就是宿命,能支配著未來新的生命,使人的生命,在這三界火宅之中,六道輪迴,因因果果,果果因因,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無有了期,不能出離,能審察這種未來煩惱惑業的道理,名為集諦。

三、滅諦:又名「盡諦」。滅是寂滅、度滅的意思。知苦是因為集,要離苦必須把已薰習在八識心中的一切善惡煩惱習氣種子,統統都能消滅,結業滅盡時,自性眾生度盡,即證菩提,證了菩提。即無生死苦惱之患,無生死,即離三界火宅,六道輪迴之因,在生即入「有餘涅槃」;因滅,故將來的果亦滅,到臨命終分段生死捨此色軀報身之時,後世苦果,永不相續,即入「無餘涅槃」,如此即證得小乘羅漢之果。如修大乘菩薩則不然,就大乘來說,「變易生死」之因盡,謂之「有餘涅槃」;「變易生死」之果盡,而得佛之常身,謂之「無餘涅槃」(凡夫的生死,謂之分段生死,菩薩的生死,謂之變易生死)。就大小乘相對說,小乘之無餘涅槃,尚有「惑業苦」三者之殘餘習氣,故云「有餘」,唯大乘之無餘涅槃,究竟而無殘餘的習氣,故云「無餘」,能證入涅槃,謂之寂滅,所以叫滅諦。

四、道諦:道者路也。道乃能通達的意思,可由生死苦惱的眾生境界,到達無憂無患,不生不滅,光壽無量的涅槃微妙聖境之途徑,故名為道。在此之道,有「四念處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支、八正道」等三十七道品,如上所舉之道,是悟的因,能體解如是之道,謂之道諦。

在此四種聖諦之前二者,苦諦與集諦,是流轉之因果,乃世間之有漏因果;後二者為還滅因果,故為出世間因果,四者都是真實的道理。苦是果,集是因;滅是果,道是因。果易見,因難知,故先示苦果,使眾生生起厭離之心,然後示眾生,要沒有苦的果,就當先斷苦的因。又示滅諦,說出涅槃的妙境,而使眾生生起欣然嚮往之心,欲達到涅槃,就當行其道,這是佛陀的悲心,要接引行道者的一種善巧方便的法要。

這四種聖諦,是釋迦牟尼佛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,初轉法輪時,第一次說法,由菩提樹下至鹿野苑,為憍陳如等五比丘所說,彼等聞之,即證道果。希望世間立志修行的人,亦能深切體解這四聖諦的道理,依法修持,皆可入道,而達到涅槃之樂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