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說,台灣南部有一位在石洞中修苦行的人,衣衫襤褸,帄結破露,乞丐不如,不洗衣,不洗面,不沐浴,大概已經多年了;亂髮蓬鬆,長約一、二尺,年久未曾梳洗,已結球成塊,嘴上留著的鬍髭,亦不曾修剪過,顏面身軀,垢膩可怕,汙臭不堪,手執殘缺錫杖,肩負骯髒破補行囊,內裝缽盂;不一定都在山上修行,有時到處走動,見者不知是僧是俗,或非僧非俗,令人生厭生畏,人見多避之。最近又聽說中部也有這樣的人,和南部的那位甚為相似,只是少了缽囊與錫杖,住在破爛的危屋裡,家人勸其剃頭洗澡,竟置之不理,別人批評「裝模作樣」,亦置若罔聞,據說喜歡別人讚歎他是老修行,在他們自己認為世界上只有像他這樣才是真正的修行了。這只是一種傳聞,筆者尚未曾親自見過,大概有像從前印度的苦行外道,則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佛教徒眾。

聽到這樣,聯想起雜阿含經裡有個故事:當佛陀在冥寧國時,白土城裸形村中,有一位自以為是真正修行的人,名字叫究羅帝,也是遠近聞名,人所稱讚,恭敬供養,多得財利。有一天早晨,佛陀行腳入城乞食,後面跟著一位比丘,名叫善宿,路過斯處,看見這位究羅帝,未穿衣服,不曾洗浴,汙臭難聞,蹲跪在一處糞堆之上,俯伏著身體,用舌頭去舔取糠糟而食,此時善宿心中想到:「這位修苦行的人,真是偉大極了。假如世間有阿羅漢,或是修羅漢道的人,沒有比這位究羅帝的道行更高更勝的了,能修如此的苦行,以降伏自己的憍慢……。」佛陀是有他心通的,知道善宿此種想法是不正確的,也是不應該有的;於是回過頭來對善宿說:「你這種想法,真是個愚人,還可配稱為釋迦的弟子嗎!」善宿回答說:「世尊!我這種想法,有什麼不對的呢?」佛說:「像他這種偏執不悟的人,能證得阿羅漢嗎?能修羅漢道嗎?算得是真正的修行嗎?這正是錯誤的觀念。我告訴你吧!此人當在七天之後,腹脹而死,轉生於起屍餓鬼道中,時常饑餓受苦,死後的屍體,必用葦草繩索拴繫在墳墓之間,假若不信的話,你可先去對他說吧!」善宿乃上前對這位修道的人說:「你這位修苦行的人啊!舐食糠糟,可以少吃一點囉!世尊有宿命通,可以知道,並說你七天之後,會腹脹命終,死墮起屍餓鬼中,並以葦索拴繫屍體,你可不要讓他說中了哦!」說過這話,仍隨佛陀行腳乞食去了。

七天過後,這位自以為是真正修行的究羅帝,果然因肚子臌脹而死亡,過了幾天,比丘善宿屈指一算,已過旬日,乃復前往裸形村中,不見這位修行的人,即去探聽究竟,這時,村中的人都說:「你要找究羅帝嗎?他已經死了,是患肚子臌脹病而死。」再問:「他死了是怎樣殯葬的?」村人則說:「現在尚用葦索將屍體拴繫於墓地的塚間。」善宿不信,竟親自往墓地觀看,究竟如何,赫然發現究羅帝的屍體,果然是以葦索繫於墓間,尚未入葬,哦!奇怪!死人的屍體,腳膝怎麼會動呢?眼看著這屍體,竟然坐起來了,善宿不肯相信他是死人,乃鼓起勇氣,走近問道:「你是究羅帝的死屍嗎?」答曰:「是的!」又問:「你患什麼病死的?」答曰:「前幾天因腹脹而死。」再問:「你死了轉生何處?」答曰:「現在起屍餓鬼中。」並說:「你是比丘,還不相信佛陀的話嗎?」死屍說完這話,又倒臥於地,直硬如故,善宿見此情形,乃飛也似的,一溜煙跑到佛陀那裡,氣喘吁吁的,匆匆地向佛陀頂過禮,上氣不接下氣的,報告剛才所見的經過。

這樣看來,修行固不可樂修,但也不必苦修,宜不苦不樂修,才是佛教所許之道,故在佛說清淨經中說:「猶如有人,行外苦行,非是如來所說正行,自以為樂,此是如來之所呵責。」又云:「猶如有人,行外苦行,自以為樂,沙門釋子,無如是樂。」又云:「猶如有人,行外苦行,自以為樂,有如此樂,應速除滅。」是知苦行亦為佛所呵所戒所不許。假若有人碰到這樣的人,可把這個故事講給他聽,開啟迷執,如法修行,功德無量。希望世人對佛教的修行,應有一個正確的認識,在這五濁惡世的忍苦世間,以便人人皆能修行,使世人對於修行的人,不會發生誤解與厭惡,才合乎佛陀教示普度眾生的宗旨。當知學佛修行,乃以止惡行善,利濟大眾,離苦得樂為目的。盼望世人,能個個修學菩薩,成就菩薩行願,所以佛陀要對那些只知自利而不能利眾的小乘人,呵斥為「焦芽敗種」了。何況如究羅帝這一類的名為修行而實不如法不合理的修法,佛又怎會認為可以呢!所以有人說,這一些怪癖的人,近於妖魔鬼怪,也不為過了。

如果說修行人不可沐浴,更是荒唐無稽之言,殊不知洗浴還有五種好處哩!在十誦律卷三十七亦有記載:佛在舍衛國的時候,有比丘患癲病和疥瘙病,到藥師耆婆所開設的藥舖請求治病,當時耆婆對患病的比丘說:「你可天天洗浴,這病即可痊癒了。」患病的比丘則說:「佛陀未曾說要比丘天天洗澡。」這事被眾比丘們知道了,就去稟問世尊,佛陀乃對諸比丘說:「洗浴是當然之事,還要規定嗎!希望比丘們天天入浴室去沐浴,當知洗浴有五種好處:第一、可以除垢,令身體舒適。第二、身體清淨,心自安泰。第三、可排除身中邪熱或冷病,血脈流暢。第四、除去肌膚筋骨的風邪濕氣。第五、可以得到安樂安穩,修道如意。」佛陀是勸世人應該多多沐浴的,在增壹阿含經裡曾記載說: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的時候,又對人說:「每處居住的地方,可多建造浴室,有五種好處:一者除風。二者病者得癒。三者除去塵垢。四者身體輕便。五者得肥白。」由此看來,佛陀不但對比丘及一切修行的人,贊成經常沐浴,乃至一切人們,都希望注重清潔衛生,使得世人,個個肥肥胖胖,白白淨淨,歡歡喜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