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住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的時候,有一天中午,弟子們吃飽了飯,不去經行,也不回到房裡坐禪,就集在食堂裡坐著聊天,竟把道業丟在一邊了,所想的都是世俗的事,所談論的也是一些世事的話。

這個時候,世尊在淨室坐禪,以天眼通,見學生們懈怠的情形,以他心通,知道他們這時的心裡在想些什麼;乃徐步走來,進了食堂,弟子們見世尊到來,有的起立合掌恭敬,有的搬椅敷座,世尊坐了下來,就對弟子們說:

「弟子們啊!你們無事,應當各人好好的去修持,不要在這食堂裡打妄想,說閒話,慎莫思惟世間的事,會犯意罪的;因為一個修行的人,心不在道,而去想世間的事,對於身心沒有好處,對於佛法也沒有意義,對於我們修清淨梵行,更是有害無益,這是不智的舉動,也不是一個求覺悟者應有的態度,多想多談世間的事,會生魔障,是不順乎清淨涅槃之道的。

你們如果要想,我希望你們應當常思惟:世間一切無不是苦(此苦聖諦),苦從何來(此苦集聖諦),應當如何離苦(此苦滅聖諦),要如何才能離開一切的苦,而得到清淨快樂究竟涅槃的大道(此苦滅道跡聖諦)。為什麼要改打妄想而作這樣的思惟呢?因為這樣才是修行者最有意義的,對於修學佛法,清淨梵行都是有很大的益處,唯有如此,才是正智正覺正向涅槃之道。

我要講個故事給你們聽:在過去世,有一位智識分子,出了王舍城,獨自一個人去到拘絺羅荷花池的旁邊,選了一處清淨的地方,正坐閉目默思,但他不是學佛淨慮,而是思惟世間;當他思惟深處,忽見有千軍萬馬,分象軍、馬軍、車軍和步軍,無量無數,何止百萬,崩潰敗退,狼狽不堪,悉入於一個藕孔之中逃避。這位士人,一時驚覺,認為是自己的神經失常,乃惶恐萬分,狂叫起來!世間所無的事,而今確實有之,怎說沒有呢?乃直奔距池不遠有許多人聚集之處,對眾人說此經過,歷歷如繪,眾人不信,都說他的神智失常,胡言亂語。」

佛說:「其實這位士人,並未胡說,確有此事,因為那個時候,距離拘絺羅荷池不遠的上空,正有阿修羅興兵百萬,象、馬、車、步四軍齊備,與諸天戰鬥;諸天得勝,修羅軍敗,潰退於拘絺羅池中,入一藕孔躲避;此乃凡人不能眼見,故彼眾人不信,而實有之,乃因士人靜坐思惟世間,所感如是,但對於自己並無好處,希望弟子們當即覺悟,勿再思惟凡俗世間的事了,應當正思苦、集、滅、道四種真理,才能得到解脫,而入究竟的涅槃妙境。」佛陀說完,也就回到禪房去了,弟子們起來合掌致謝,覺得世尊的話,有如晨鐘暮鼓,發人深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