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天,一位名叫「生聞」的婆羅門,來到佛陀居住的地方,與世尊相互問訊之後,世尊請坐,生聞坐定,即問道:「請問世尊,我聽人說道,世尊曾說過:『唯應施我,不應施其他的人;施我得大果報,非施其他的人得大果報;應施我弟子,不應施他人的弟子;施我弟子得大果報,非施他人的弟子得大果報。』這是世尊說的嗎?還是別人以這種說詞來謗毀世尊的呢?究竟應如何行布施,希望世尊開示,才不會被那些無知者以這種話來責怪。」

佛告生聞:「如果有人說這種話的,那就是謗毀我,因為我不曾這樣說過:一定施於我,施於我者得大果報,非施於他人得大果報;亦未曾說一定施我弟子,施我弟子者得大果報,非施他人弟子得大果報。婆羅門!假若我說這樣的話,會有兩種障:一、障布施者,二、障受施者利。說到布施得福,婆羅門乃至一切士庶,或婦女孩童,以洗飲食器具時,有剩餘的飯粒,置於乾淨之地,使那裡的一切蟲蟻等眾生,得到利樂,像這樣行施,亦入福德之門,何況布施給一切的人,及婆羅門與修行者,那是更為有福的事;但是,我曾說施持戒者,所得果報,不同施犯戒者。」

生聞婆羅門附和著說:「我亦是這樣想,施持戒者得大果報,非施作惡者得大果報,因布施世間一切作惡的人,是得不到任何福報的。」

生聞聽佛陀所說,歡喜隨喜,作禮而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