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布施」這個名詞,是從印度語「檀那」或「陀那」翻譯過來的。檀那與陀那的意思,即為布施。凡以自己的財物分給他人名為「布」,以人之憂為憂,戚人之苦為苦,人饑己饑,人困己困,以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之心,克己惠人,謂之「施」。行布施的人,稱為「施主」或「檀越」,檀者即施也,若人行布施,福報所感,來生得以超越貧窮苦海獲得福樂善報,故謂之越,是名「檀越」,梵語又稱檀越為「陀那缽底」,因為陀那是施,缽底是主,合起來就是「施主」的意思。

自佛教文化傳入中國,慈悲喜捨,樂善好施的美德,即遍佈於中華民族,與中華文化合流,形成了世界更為優美的文化,幾千年來,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不少光輝燦爛的史蹟,同時也造成了中國民富國強的世代;後來,因人心不古,道德沉淪,無我利他的精神,逐漸消失,自私自利的不良現象,日漸產生,因此人們亦漸漸貧困,雖然仍有許多樂善好施的人,但大多數心中,多多少少總因貪心所使,先是自己有所祈求,因為求利,進而貪名,凡修橋築路要留名,布施建寺要留名,塑造佛像要留名,做了點慈善公益要留名,僧尼向他化緣要留名,幫助別人之窮困也要留名……,心中總存著一種希求福報的觀念,有些甚至於稍微布施一點,做了些微善事,也要向人宣揚,有的連一點布施心都沒有,拿著三支香搖搖拜拜,硬求佛祖菩薩,天公神鬼保佑平安大賺錢,世人這樣,不但得不到保佑增福,相反的,有許多常行布施的人,家庭日漸窮困,甚至災難橫生。有些人覺悟到:這可能是另外有業報;但有的竟愚痴到怨天尤人,責怪有求不應,因此不信善有善報之說;有的竟認為:為善惡報,久而久之,連一點布施心都沒有了,反而還要在窮人身上打主意,共業所感,竟會造成了不可收拾的災報。究其原因,不是行善沒有善報,乃是所為之善,不得其法,福田為貪欲之砂石所積,福報之種子不能長出茁壯的芽苗,那裡能談得到開花結果呢!

布施有布施之道,人們應該如何布施,才是合法的呢?依佛法所言,布施要「三輪體空」,才算如法,所謂三輪是指「布施者,受施者,所施物」,凡是布施行善的人,有這三種相存於自己的意識中,謂之「有相三輪」,而不能算是真正的「檀波羅蜜」之行(波羅蜜即究竟的意思),也就是說,這樣不能算是真正究竟的布施;在心意中,應該消滅三輪之相,於無相而行布施,雖有布施之行為,但無任何希望與祈求的意願和心念,這才算得「三輪清淨」的究竟布施,這種無相布施,不但是物質的「財施」,包括了精神方面的「法施」與「無畏施」,金剛經上說:「菩薩於法,應無所住行於布施」,要把行施的這三種相,從自己心中除遣無餘,使自己之心田,成為最清淨毫無雜染的福田,心地觀經上說:「三輪清淨是檀那,以此修因德圓滿」,唯有去此三種眾生之輪相行施,久久不懈,不厭不惱,不生退悔顛倒之心,一旦善業所感,福報因緣成熟的時候,不但災難遠離,家門清吉平安,子孝孫賢,大富大貴,一切福德感報,水到渠成,自然圓滿,不求而至,不但佛法如此教人,即中國亦相傳「為善不與人知」的美德聖訓,就是西方耶穌,也教人為善與奉獻「右手做的,不讓左手知道」,由此可知,佛教三輪清淨布施的重要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