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嫉」是嫉妒,因看見別人有財富,有名譽,有地位,有幸福,有才華,有學問,有美眷,文章好,人緣好,或被寵愛,或受禮待,或因容貌,或因子女,或因技能,總而言之,凡一切勝過自己時,深感自不如人,而生起一種憂戚不安,憎恨煩惱的感受,這叫嫉妒心。以佛學的名詞來說,是人生十種「小隨煩惱」之一。

我們不要以為是小隨煩惱,就可輕視忽略,任其發展,殊不知這是一種「無明」業惑,如不及早撲滅,有如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;不但使一生的光明毀滅,陷入黑暗,而且會把你的神識 — 靈魂,帶著轉輪迴,墮落地獄、鬼類及畜生三途惡道之中。一旦嫉妒心生起,令自己惱亂怒憤,日夜寢食不安,一旦現之於形,使身、口、意三業不淨,造諸罪惡;不是與人勾心鬥角,就是處處予人難堪,甚至不擇手段,計謀策畫,施諸陷害,捏造是非,廣施謗毀,乃至種種惡毒下策,殺人放火,罪大惡極的壞事,都能幹得出來。人說女人多嫉妒,其實何止女人,男女老幼,凡夫眾生,盡皆有之,只是程度淺深,輕重不同的差別而已。世上沒有嫉妒心的人,不能說完全沒有,只可惜有這種修養功夫者,實在太少了;就是有些口稱修行的人,還會嫉妒別人的道業高深,何況凡愚之輩。世上有許多聰明才智之士,或富貴雙全的人,亦曾有因此嫉毒,竟然做出種種愚不可及的事情來。在此可舉出歷史上流傳千古,士所週知的一個故事:

在後漢魏王曹操之子曹丕,篡漢稱帝,有同胞兄弟,名叫曹植,字子建,聰明絕世,父親曹操,生平極其寵愛,幾乎欲立為嗣而未果;因此引起曹丕的嫉妒懷恨,心中總想尋找機會,意圖殺害。曹操死後,丕嗣其位,每見其弟,就生嫉惱,一日召植入宮,問曰:「先帝每誇汝詩才敏捷,朕未曾面試果否?今限汝七步成詩,如若不成,當定汝欺誑之罪,殺而無怨。」當時曹植未及七步,詩已作成,含淚悲痛,順口而吟:「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;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」曹丕聞詩,深受感動,軟下心來,因此釋放了曹植,後人有兄弟鬩牆者,亦多引此典故為喻。

平時在報章雜誌上,就可發現這個五濁惡世的社會上,因生嫉妒而行不義的事,傷天害理,層出不窮,通常見到的,多發生在同學、同事、同業、同行、親友、鄰居或妯娌之間;前世的嫉妒心成了習氣,來世為人,縱然自己勝過別人,也會嫉惱那些不如自己的人,甚至有窮人喜歡布施,反而被那些慳吝成習的富有者,生嫉而行譏辱的事來。由此可知嫉妒與貪欲,是有因果關係的,因見別人之勝,而自己貪求不得,生起愚痴無明,不但是個人或家庭鄰里,大則國家民族間之禍亂,亦有因貪嫉而發生者。再舉一例來說:

從近代歷史上知道,日本乃是一個地狹人稠的島國,日本軍閥,見我中華,地大物博,出產豐富,土廣人稀,因而生起了妒忌與貪毒,發動一連串的侵略,而發生了蘆溝橋七七事變,使中華民族,八年抗戰,犧牲無數的生命財產,後來竟引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,但終於敗降。由許多事實證明,貪求不得者,而生嫉亂,不但來世將遭受三塗惡道之果,亦正是造成人間地獄之因。希望世人,都能信佛學佛,斷除嫉妒,各守本分,精勤努力,行諸善業,將來自可得到比別人殊勝的人生,離開黑暗與苦惱,人人都能享受人間淨土,得到清涼和樂的光明幸福。